您当前位置 》 首页行业动态

全球应对粮食安全挑战:加强国际合作 维护贸易畅通

  面对世界性的粮食安全挑战,各国很难独善其身,唯有通力合作,才能战胜挑战。当务之急是对遭受严重挑战的国家提供紧急援助,防止引发社会骚乱、政治动荡,使局势更加恶化。同时,要消除人为障碍。粮食安全挑战主要来自粮食贸易和分配体系方面,越来越多的限制措施必将严重冲击全球粮食贸易体系,引发恶性循环。因此,国际社会须大力促和止战,敦促美欧等国取消单边制裁,维护全球粮食贸易畅通。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极端天气频发、俄乌冲突等因素叠加影响,全球粮食产业链供应链遭受冲击,粮食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国际粮价持续飙升。各方对出现大规模粮食安全挑战的担忧不断上升,维护全球粮食安全已成为全球经济治理面临的突出议题。

  面对这一世界性难题,各国很难独善其身,唯有通力合作,才能战胜挑战。近期,联合国等多个国际机构就粮食安全挑战密集协调发声,呼吁国际社会携手合作,共同应对。

  采取紧急援助

  世界银行近日估算称,全球食品价格每上升1%,就会有近10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中。特别是西亚、北非地区近30个国家对俄罗斯、乌克兰小麦供应依赖度超过50%。

  2009年由于粮食短缺引发的“阿拉伯之春”殷鉴不远。对此,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指出:“这些可怕的数字与冲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我们不养活人,我们就会养活冲突。”

  国际社会的当务之急是对遭受严重粮食安全挑战的国家提供紧急援助,防止引发社会骚乱、政治动荡,使局势更加恶化。联合国已专门组建危机应对小组,协调应对俄乌冲突加剧的全球粮食、能源和金融复合危机,特别是减缓日益严峻的饥饿问题。

  5月18日,古特雷斯在全球饥饿问题部长级会议上表示,让数百万人摆脱饥饿的唯一机会是采取紧急和团结一致的行动,必须为人道主义行动提供充足资金,以防止饥荒和减少饥饿。

  世界银行宣布,未来15个月内将投入300亿美元支持农业、营养、社会保护等领域的现有项目及新项目,支持弱势家庭和生产者,鼓励粮食和化肥生产,促进扩大贸易规模。

  4月13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和世界贸易组织负责人联合呼吁国际社会采取紧急协调行动,提供紧急粮食供给、资金支持、扩大农业生产并开放贸易,为脆弱国家提供紧急支持;呼吁国际社会通过赠款支持脆弱国家,为紧急粮食供给提供资金;同时承诺迅速加强政策和融资支持,为脆弱国家和家庭提供帮助,扩大受影响国家的国内农业生产和粮食供给。

  5月4日,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在2022年度《全球粮食危机报告》发布会上指出,应在全球层面共同应对严重粮食安全挑战。粮农组织呼吁加大农业紧急援助力度,2022年计划筹措15亿美元,用于在农业领域采取紧急干预措施,帮助5000万人摆脱重度饥饿。

  消除人为障碍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6月3日发布的预测,2022/2023年度世界谷物产量预计为27.84亿吨,加上库存粮食,总供应量为36.35亿吨;同期,世界谷物消费量预计为27.88亿吨。

  从全球粮食总体供需关系看,全球粮食产能可以满足消费需求,粮食安全挑战主要来自粮食贸易和分配体系方面。全球粮食生产和出口高度集中,美国、欧盟、俄罗斯等12个粮食主产区生产和出口的粮食总量占全球的70%,美国ADM、邦吉、嘉吉和法国路易达孚四大粮商垄断了全球80%的贸易。

  近年来,美西方国家将贸易问题政治化、武器化的倾向日益突出,全球粮食贸易体系频繁遭受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冲击。

  自疫情发生以来,全球范围内频频出现限制粮食出口的情况。俄乌冲突导致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各主要粮食出口国开始实施包括出口限制和关闭市场在内的农产品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以保护本国粮食供应。截至5月底,全球共有20多个国家实施了粮食出口限制。越来越多的限制措施必将严重冲击全球粮食贸易体系,引发恶性循环。因此,国际社会必须大力促和止战,尽快缓和地区冲突,扭转对粮食短缺的恐慌情绪,推动粮食出口国切实履行WTO《贸易便利化协定》,保持粮食贸易开放,营造可预期的贸易环境;同时敦促美欧等国取消单边制裁措施,维护全球粮食贸易畅通。

  俄乌冲突爆发后,俄、乌粮食出口均受阻。据外媒引述乌克兰方面的说法,乌克兰目前已积压超过2000万吨用于出口的谷物,无法通过黑海出海港口运出境。俄罗斯总统普京6月3日表示,俄方不会阻止乌克兰粮食外运;同时,俄下一农业年小麦出口量将增加到5000万吨。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西方对俄制裁限制了俄罗斯出口本国粮食的能力,加剧全球粮食安全挑战。古特雷斯表示,如果乌克兰、俄罗斯的粮食和化肥不能重新进入国际市场,那么全球粮食安全问题就没有有效的解决方案。为此,他将继续尽一切努力推动通过对话结束俄乌冲突。

  加大技术支持

  农业补贴问题是即将举行的WTO第12次部长级会议要讨论的焦点之一。根据“特殊与差别待遇”,发展中成员国可以向本国农业提供微量允许支持,但实际补贴的范围和力度远低于发达成员国。发达国家长期实施巨额农业补贴,导致农产品出口集中度不断提高,美国等粮食出口大国凭借国际市场垄断地位在俄乌冲突中大发横财。在此前的WTO谈判中,不少发展中国家呼吁给予发展中成员国微量允许支持之外更多的政策空间,帮助其提升农业生产能力;敦促发达国家削减其扭曲贸易的农业补贴。

  增强发展中国家粮食体系韧性也是重中之重。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长期缺乏粮食生产、加工、仓储以及应对极端天气的技术和能力,粮食对外依赖度高,抗冲击的韧性差。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欧盟、世界银行等机构在一份联合声明中指出:“要采取大规模的行动,转向综合的预防、预测和更有针对性的方法,以可持续的方式解决导致粮食危机的根本原因,包括结构性的农村贫困、边缘化、人口增长和脆弱的粮食系统。”屈冬玉强调,要重视科学与创新,如采用新的育种技术提高作物产量、改良理想性状、增强抗性等,为发展中国家农业粮食体系转型注入动力。外部援助资金的分配方式应进行结构性改革,以便通过投资长期经济发展逐步减少对人道主义援助的依赖,从根本上解决饥饿问题。

  中国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南南合作框架下资金援助最多、派出专家最多、开展项目最多的发展中国家。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40多年来,中国杂交水稻已在亚洲、非洲、美洲的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推广种植,年种植面积达800万公顷,平均每公顷产量比当地优良品种高出2吨左右。中国研究人员先后赴多个国家提供建议和指导,为80多个发展中国家培训超过1.4万名杂交水稻专业技术人才。中国真心实意地帮助各国提升农业生产能力和粮食安全水平,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农业援助之路。

  专家指出,应对粮食安全挑战的另一个重要方案是减少浪费。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目前粮食损失和浪费现象十分严重,从收获到零售各环节全球粮食损失率达14%,零售、餐饮和消费环节浪费率更高达17%,相当于12.6亿人口一年的口粮。联合国有关机构应进一步宣传《国际粮食减损大会济南倡议》,凝聚共识。同时,推广应用发达国家先进技术,不断提升科学储粮减损能力。(经济日报记者 李学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