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 首页热点聚焦

全国两会前瞻:新常态下中国经济政策调整坐标

羊年春节,位于北京中关村的中国最著名的电子卖场群却门庭冷清。节后即将“转型”的中关村E世界里,多个知名品牌的店面已人去室空,一位玩着手机的店主说,现在来的也只有一些熟客和维修的生意。

  如果将此萧条景象作为“先知之鸭”来评估消费乃至中国经济的温度,那么一定会得到一个明显偏离事实的结论。除了自身品牌的问题,传统电子市场由盛转衰的最大推手,其实是消费向互联网平台的大转移。 在北京西四环外一个小区的门口,多家快递公司三轮运货车一字排开。在数百件各式各样的包裹中,一位快递小哥正在对一位前来收件的女孩道歉:“您一看我这儿的情况,就能理解我为什么不能(把快递)送到您家里。” 门可罗雀的卖场、堆积成山的快递,这一景象诠释了“新常态”这一当下中国宏观经济领域最为热门词汇的内涵:传统的优势逐步消退,新的动力开始聚集。而新旧转换阶段最直观的特点正是各种指标的冷热不一。即便是从更为宏观的视角来看,这种分化的特点也依然明显。在工业领域,2014年,中国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大幅回落至3.3%,但高技术制造业利润增速却高达15.5%。在楼市,一二线城市房价稳中有升,但三线城市却跌幅扩大。 “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增长动力转换的新阶段,分化是很正常的现象。”中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一些分析人士如果没有注意到这一特点,还是依靠单一指标来分析中国经济,就会陷入判断的迷雾。 在中国经济系列核心指标中,最受关注的依然还是GDP增速。刚刚过去的2014年,中国GDP增7.4%,创出近24年来新低。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数据发布会上专门向媒体建议,在新常态下,不要只关注GDP多少年新低,而应同时关注就业、物价等多个指标。

  事实上,淡化各方对经济增速的过度强调是本届领导人履职后的一贯思路。中共十八大后首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稳增长”仅出现两次。次年,官方又为经济增速增添了“不会带来后遗症”的要求。2014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官方更是明确诠释了新常态的内涵,要求主动适新常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把转方式调结构放到更加重要位置。这一系列的变化所传递的信号是官方不会轻言大规模刺激来换取经济增速的短期增长,而将重点放在经济质量和效益的提升。此举有效稳住了市场和地方政府的预期。“以前总觉得,政府总会再来个几万亿救我们的。”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坦承,“过去一年,企业丢掉了这个幻想,转而意识到,我们面临的是一个很长的平台期。”在刚刚结束的地方两会上,29个省区市不同程度下调了今年的GDP增长目标,将改革创新、着力改善民生等作为发展经济的优先选项。新常态背景下的坐标调整在不久后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有望得到系统性的呈现。届时,官方料对全年经济增速目标进行微调,以服务于把调结构放在更为重要位置的要求。物价涨幅、就业水平、粮食生产等指标的全年目标或许也将出现相应的调整。

  而在新常态的背景下,官方如何应对人口红利衰减、制造业成本上行等传统优势的离去,如何通过简政放权、鼓励创新、支持创业等政策安排打造新的经济点都将成为各方高度关注的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