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 首页热点聚焦

美将基因编辑列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堪比核弹

 

东方网2月18日消息:根据MITTECHNOLOGYREVIEW(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报道,近期美国间谍首脑发布了一项公开警告,将基因编辑列为潜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之一。

  据一财网2月16日报道,就在全球首家基因编辑制药公司EditasMedicine宣布IPO引发资本关注的一个月后,基因编辑技术再次在市场上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JamesClapper)在近期的美国情报界年度全球威胁评估报告中,将“基因编辑”列入了“大规模杀伤性与扩散性武器”威胁清单中。

  基因编辑注定成为今年最受关注的生物技术,无论是在生物科技、资本市场还是更为敏感的政经领域。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根据MITTECHNOLOGYREVIEW(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报道,近期美国间谍首脑发布了一项公开警告,将基因编辑列为潜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之一。这是六种传统威胁(传统安全威胁主要是指国家面临的军事威胁及威胁国际安全的军事因素,按照威胁程度的大小,可以划分为军备竞赛、军事威慑和战争三类。战争又有世界大战、全面战争与局部战争,国际战争与国内战争,常规战争与核战争等——观察者网注)中唯一的一种生物技术,所谓的传统威胁,类似于1月6日疑似在朝鲜境内发生的核爆炸、叙利亚国内未公开的化学武器,以及可能违反国际条约的俄罗斯新型巡航导弹。

  该报告称:“这种有双向用途的技术分布广泛、成本较低、发展迅速,任何蓄意或无意的误用,都可能引发国家安全问题或严重的经济问题。”

  美方情报人员产生这种担忧的主要原因是,生物技术属于一种“双向用途”技术,也就是说可以作为正常的科学发展也可以作为武器使用。该报告还指出了一些新的发现,“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找到具有相关专业知识和技术的人员也变得更加容易了。”

  另据科技相对论18日报道,根据《美国情报界全球威胁评估报告》的内容,美国国家情报智囊团认为,这种基因操作技术会威胁整个世界。该报告说:“进行基因组编辑技术操作的国家所采用的法规或伦理标准不同于西方国家,因此有潜在的生产有害生物试剂或产品的可能性。”

  报告还指出:“基于这种双刃剑技术的广泛分布、低成本以及发展速度之快。有意或无意的不当使用均会对经济和国家安全造成深远的影响。”报告尤其强调,改变人类生殖细胞的实验也会产生遗传作用。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报道说,中国的科研部门已经使用CRISPR来改变人胚胎,造成国际社会对相关伦理的热议。而在一周前,英国科学家也获得批准,可以在人中进行基因改写的试验。

  华盛顿特区的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的生物武器专家皮埃尔斯 米勒(Piers Millet)表示,因为制造这种武器需要“非常广泛的技术”,所以对基因编辑技术列入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报告感到惊讶。

  该报告除了列出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名单,还专门提及网络安全、恐怖主义、太空及空间对抗、反间谍、跨国组织犯罪、经济和自然资源以及人类安全等问题。

   CRISPR基因工程有潜在的制造灾难作用

  科技相对论援引《麻省理工科技评论》2月9日报道,该报告未提及任何基因编辑技术的名称,但是人们很容易联想最近几年出现的CRISPR基因改写技术。

  近年来,人们发现CRISPR基因改写操作效率高、成本低。因此有人担忧。虽然这种基因编辑技术据说可以治疗一些疾病及改良农作物,但是会因为可以进行婴儿设计或产生超级微生物而带来道德伦理或生物灾难。

  CRISPR的英文全称为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即“规律成簇间隔短回文重复”,实际上是一种来源于细菌的基因编辑器,可以很容易地制造一种基因武器。

  而且,研究人员发现,它几乎是一种万能基因武器,可用来精确的删除、添加、激活或抑制目标基因,并能涉及很多生物,如人、鼠、斑马鱼、细菌、果 蝇、酵母、线虫以及农作物等等。

  那么,究竟何为基因编辑,上述“控告”属实吗?

  苷酸序列进行删除和插入等操作,使人们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愿改写遗传密码。举例来说,基因编辑可以通过改变人类胚胎的基因,修复其中的致病部分,并且这一“优质基因”可以得到遗传。诸如“宫颈癌、阿尔茨海默综合征、唐氏综合征”这样的遗传疾病可以在家族病携带者的后代中消失。长期以来,对DNA的编辑只能通过物理和化学诱变、同源重组等方式来实现。 这些方法要么编辑位置随机,要么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操作,但CRISPR/Cas9的出现,使得科技人员能够方便而精确地对DNA和核苷酸序列进行编辑,不仅操作更为简单,成本也极其便宜:应用者只需花60美元便可以在网上买到其中最基本的材料。事实上,在诸如医疗、农业、畜牧业等研究中,这一技术已经显示出了巨大的应用前景。

  在今年的1月4日,受比尔·盖茨、谷歌等知名风投资助的基因编辑制药公司EditasMedicine就递交了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申请(S-1文件)。这意味着,仅仅创立两年有余的Editas将成为CRISPR基因编辑领域首家IPO公司,资本界对该公司的认可,与CRISPR的大规模复制能力带来的规模生产效应不无联系。

  “基因编辑技术CRISPR是一种人为地创造新物种的有效手段或方法,理论上来说,它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创造新的物种,包括新的病毒、新的支原体、新的细菌、新的真菌、新的植物、新的动物甚至新的人类。”中华医学会智库专家、免疫学博士钱勇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令人激动又恐惧

  2015年11月底,CRISPR占据了很多头条版面,当时研究人员宣布他们可以使用基因编辑技术开启蚊子的一个基因驱动以消除疟疾。长久以来,基因驱动都只是一个理论,没办法得到实际应用。但CRISPR的出现让加州大学欧文和圣迭戈分校的研究者针对蚊子中的疟疾创造出了一种有效的基因驱动。因为蚊子能够传播疟疾,所以在野外环境中运用这种基因驱动有望能以很快的速度完全根除这种疾病。

  但科学界的担忧是,创造者如何确保这项技术不会带来消除疟疾之外的负面影响,比如某种经过“编辑后”的疾病的大规模传播?

  事实上早在去年4月,《第一财经日报》就曾对中国科学家进行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研究进行过报道。尽管结果证明这项技术目前离真正的人体试验还相距甚远,但这一研究方向依旧受到了不少国际研究者的指责,也正因此,该论文最初的投稿方《自然》和《科学》将其拒之门外。

  而在今年1月14日,英国法院开始审查由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FCI)提交的开始对人类胚胎进行转基因研究的申请。

  FCI的研究备受争议的关键是:我们如何保证对使用这一技术进行“定制婴儿”的科学家是否具有控制力,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会遭到破坏吗?

  “基因编辑的诞生打破了传统的、天然的、缓慢的遗传、变异和进化的过程。因此,适当利用,对人类进步和文明有好处,但是不当利用,确实存在可以用来制造危害人类的病毒或病菌的可能。 ”钱勇表示,但也有乐观的基因科学人员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实验室用CRISPR做某种特定基因消除的小白鼠失败率还那么高,用到人身上恐怕还早着呢!”一名生物学研究者就此对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