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 首页添加剂

小麦的颜色

小麦真是神奇得很,当它在空旷的原野里生长了7个多月,快要成熟的时候,突然摇身一变,由一身绿装就变为金黄了。这真是一次华丽的转身,堪称颜色革命的交响。小麦是在深秋下种的。当其脱离母体、挺着尖尖的细芽破土而出的时候,它最初始的生命色彩,是一种嫩绿。此后,它不断分蘖长大,叶子也不断变多变长,一丛丛一行行一片片,与它周围的兄弟姐妹们遥相呼应、相互簇拥,它们一起恣肆铺展着,颜色也渐渐由嫩绿变成深绿。  正当新生的小麦还沉浸在成长的喜悦里,寒冷的冬天就悄无声息地袭来了。但即使被大雪覆盖,在厚厚的雪被下,它也没有忘记吸收水分、涵养根须和蓄积力量的责任与使命。而尤为可贵的,是它那绿油油的色彩,一眼望不到边际,毫无异议地占据着北方大地的主导地位,给冬日空旷、寂寥和单调的原野,平添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也给人们的心头送去了许多的暖意。 经过一冬的砥砺与磨炼,当一抹淡淡的春意在柳梢头上闪现的时候,憋了一冬的小麦早就急不可耐了,它太渴望成长了。这时候,它一发而不可收,成长速度惊人。好像是在不经意间,绿油油的麦苗日渐葱茏、茁壮,很快就覆盖了田垄,就像一块厚厚的绿色大地毯,恣肆地铺陈在广袤的大地上。接着,拔节、含苞、吐穗、扬花、灌浆,一环紧扣一环,几乎是一气呵成。 当籽粒饱满以后,小麦的颜色就开始由绿转黄了,先是一点点地在绿中泛出了黄色,接着就成了黄中泛绿,再后来绿色就消失殆尽,从叶到茎到穗,彻底地进行了颜色转换,通体上下,全部变成了黄色。

    这时候,在中国北方的大地上,以中原为中心,数亿亩的小麦,渐次成熟。举目望去,无论是平畴阡陌,还是莽原山岭,在辽远的天地之间,满眼皆是小麦。而且,这个时候的小麦,正处于自己生命的高峰期,它们齐刷刷地擎着略显弯曲的裹满籽粒的长穗,像排兵布阵一样,密密匝匝,结成一个紧密的整体,把黄金般的颜色铺满了整个天地,就像澎湃的大海,连天接地,漫无际涯。只见一个个的村庄、城镇,还有一条条的铁路、公路,都被无边无际的金黄色包围着。夏风吹来,金色的小麦摇曳着沉甸甸的身姿,像海浪一样地起伏着翻卷着,荡起一圈圈黄色的涟漪。这时,如果走近麦田,就会听到小麦在相互碰撞中发出的沙沙低吟,这是天籁之音;也会闻到从麦田飘出的阵阵香味,这是即将成熟的小麦的体香,沁人心脾。 随着小麦的成熟,一场蓄势已久的麦收大幕就迅疾拉开了——这时,来自北方数省的足有上百万台的收割机,早已轰鸣着在淮河流域完成了集结,开始收割麦子。于是,金黄色的麦田被撕开了一道道口子,而且,这些口子不断扩大蔓延,由线到片到块,并自南而北,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向前推进。 麦收,紧张而热烈。小麦收获之后,就变成了粮食,被陆续磨成面粉,进入农村和城市千家万户的厨房灶间,进入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饭店餐馆,或者进入大大小小的食品厂店,被做成各式各样的馒头、花样繁多的面条和精致美味的糕点,丰富着人们的味蕾,更滋养着人们的生命。 小麦,这一在中原大地上生存延续了几千年的古老农作物,以它生命旅程中的绿色、黄色乃至变成面粉后的白色,共同构成了小麦不同时期的主色调,也显示了其生命底色中的平凡与质朴、恢弘与博大、顽强与奉献。

    麦收时节,灿烂的阳光下,站在麦田里,我仿佛听到一首首雄浑壮阔的奏鸣曲,那是人间最美的乐章。